CUSTOMER DISPLAY

遇到“你”最好的时光才开始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作者:陳良容 / 发布时间:2011-11-13 22:36 / 浏览次数: / 分类:情感故事

本文关键词:妻子,预产期,离婚,身体,缠绵

本文标题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,作者:陳良容,本文有2746个文字,大小约为9KB,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,请您欣赏。分离小三网主要服务于个人【婚姻挽回】成功率100%,是全国正规可靠分离小三机构,线下实体店,拥有上百人的婚姻晚会团队,线下实时操作【拆散小三】,公司已成功拆散第三者1万次,可提供全程跟踪调查保证隐私[完美解决]【快速预约分离师】VX电话15810956306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文章,请使用网站导航的搜索进行搜索。


 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25岁那年,丁晓遇到了苏启泉。他们是在一家精品店认识的。在精品店出没的男人很少,像苏启泉那样衣装笔挺的成熟男人就更少。而且苏启泉侃起价来非常老道,一条叫价五百块的丝巾,居然被他大刀阔斧地侃成了一百二十元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丁晓正好也要买丝巾,于是乐得投机取巧。出于感谢,出来时丁晓主动搭讪:“你买这个是送给你女朋友的吧?”苏启泉更正:“是老婆。”丁晓由衷地说:“她真有福气,找到你这样又帅又体贴的老公。”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苏启泉的确是帅,还是丁晓喜欢的那种帅,像梁朝伟的翻版。据说梁朝伟也是热衷于逛街的男子,丁晓认为这是他看起来脱俗的重要原因——真正的脱俗,不是不沾烟火,而是自然地沉浸到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去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丁晓再一次遇见苏启泉是在半个月后。那时候,她的身份是妇产科医师,而他牵着一个女人的手。因为怀孕的缘故,那女人清秀的五官看起来有点变形,脾气也似乎很坏,苏启泉却很耐心,始终谦和地笑着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在隔离房里给这个叫做李薏的女人做检查时,丁晓意外地发现,她的私密通道里瘢痕累累,子宫薄到不能再薄,很明显,是多次刮宫的结果。她问李薏:“你手术过几次?”李薏涨红了脸说:“没有啊,这是我第一次怀孕。”丁晓笑了笑,没有再说什么,这样的情况实在太司空见惯了,她自己也比李薏好不了多少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填写报告单的时候,丁晓对苏启泉交待:“她的子宫先天性发育不良,不要让她受什么刺激,不然如果流产,以后就很难再怀上。”

  苏启泉频频点头,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丁晓心里没来由地疼了一下。她写了个号码递给他说:“你别太担心,有什么需要,随时打我电话。”

  丁晓很快成了苏启泉家里的常客,具体地说是李薏的义务孕期指导。

  慢慢地丁晓知道了一些关于这对夫妻的情况。李薏是出生在富裕家庭的上海女孩,为了爱情下嫁到长沙,尽管苏启泉的条件也算不错,仍觉得亏欠妻子的,天长日久,家里就形成了妇唱夫随的格局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偶尔丁晓也在苏家吃饭,总是苏启泉一个人在厨房里满头大汗,李薏就拿个遥控器懒懒地窝在沙发上,嘴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丁晓聊。

  有一次不知道怎么搞的厨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,丁晓冲进去,看到苏启泉一张脸都白了,很多的油滴子溅在他裸露的手上胳膊上脖子上,一块一块,像是刚出了麻疹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丁晓赶紧兑了些淡盐水帮他冲洗伤口,一边担心地问:“疼不疼?”苏启泉勉强笑着说:“还好。”丁晓说:“你忍一下啊,一定要消毒的。”边说边用嘴对着伤口吹起来,细细的凉凉的气息贴在苏启泉的皮肤上,让他心里生出很多异样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李薏对他,永远只是索取,他给她做饭洗衣,照顾她的起居,连她的卫生巾,都由他及时添置。而她对他呢?结婚三年,她没有给他熬过一碗汤,钉过一粒扣子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苏启泉的心理变化,当然逃不过身经百战的丁晓。这之后她对他更加关心了。而苏启泉也像是动了情,他开始主动给她打电话,东拉西扯地说上一两个小时。有一次两个人在健身房的时候有个小男生骚扰丁晓,他立刻跑过去抱住她的肩问:你找我太太有什么事吗?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丁晓觉得时机已经成熟。于是有一天她对苏启泉说:“要不要去我房间里坐坐?”彼时已经是深夜,而李薏正好回娘家小住。

  苏启泉的目光有刹那的闪亮,但很快黯然下来,说了一句文不对题的话:“李薏都五个月了。”

  丁晓措手不及,眼泪迅即地在眼眶里转,不再说一句话,“咚咚咚”跑开了。  

  第二天丁晓就换了手机号。苏启泉再陪李薏去医院时,她就只对着李薏一个人说话,仿佛他是空气。

  这样也好。苏启泉安慰自己。明知道没有结局的事情,何必开始?

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苏启泉做梦也没有想到,李薏怀着的,居然不是他的孩子。

  很俗套的情节,那天他到公司后,想起把一份文件忘记在家里,折转回去取。那时李薏正好下楼散步去了,笔记本电脑是开着的,屏幕下方的企鹅不安分地跳跃着,出于好奇,他顺手点击了一下。弹出来的话却如同炮弹,“轰”地一下让他差点晕倒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那句话是:乖,别老上网了,对我们的孩子不好。

  随后的日子里,作为IT精英的苏启泉,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所有可疑的聊天记录以及电子邮件,然后读到了一个曲折缠绵的故事:那个男人是李薏曾经的男友,两个人爱得欲生欲死。但李薏的父母嫌他不过是一名月薪两千的普通职员,最终棒打鸳鸯。李薏嫁给苏启泉后,却熬不住仍和他暗渡陈仓,并不慎怀孕。因刮宫次数太多不能再手术,她决定生下孩子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有那么一刻苏启泉热血沸腾,很想一把揪住妻子的衣领,“啪啪”地扇她几个耳光,再朝她那已经明显隆起的腹部狠狠地踹上几脚。但当李薏真的站在他面前时,他还是忍住了,他记起丁晓的话,“不要让她受什么刺激,不然如果流产,以后就很难再怀上。”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丁晓,念及这个名字,思念突然像潮水一样,铺天盖地地淹没了他。这个时候他才发现,他其实是多么喜欢她啊,如果这时候她就在身边,她一定会含着泪水握紧他的手,给他最温软最贴切的安慰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苏启泉不知道,这时候,丁晓就在小区附近徘徊。

  丁晓曾经一度以为,她会把苏启泉忘掉,就像忘掉以前的N个男人。但常常是不知不觉地,她就把车开到了这里。她甚至买了一个红外线望远镜,这样,当她摇下车窗后,就可以远远地看清那张又恨又爱的脸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这种行为让她自己也觉得不可理喻,这一段感情,根本没来得及开始,她却如此深陷。

  然而,那个周末上午,当丁晓习惯性地驱车来到小区附近时,却被自己在镜头里看到的情形惊呆了。她看到大腹便便的李薏站在阳台上浇花,一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了她,这个男人,不是苏启泉。而把镜头稍微挪动一下,夹着公文包的苏启泉正在疾步向宿舍楼走去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她的大脑空白了几秒,反应过来后她立刻拨通了苏启泉的电话。她本来也可以打给李薏,但搬家前她已经删掉了所有与苏启泉有关的联系方式。只有这个号码,是她烂熟于心的。让她惊讶的是,她只“喂”了一声,那头他已经叫出了她的名字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“丁晓吗?”声音那么热切,仿佛已经等了这个电话很多年。

  那一刻,她的心又热了起来,这让她接下来的话说得更流畅了:“你快到华天酒店来,我有急事找你。”

  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(图文无关)  

  “啊?什么事?能不能等两分钟,我放一下公文包再过去?”

  “不行,一分钟都不行,如果十分钟后我见不到你,那你就一辈子都见不到我了。”她说得斩钉截铁。

  十分钟后,苏启泉出现在了华天。一见他,丁晓就扑了上去:“我没有什么事,我只是想你,非常非常想。”她有点不顾廉耻了,她找不到什么更好的理由来留住他。但无论如何,她不想自己心爱的人,看到那羞辱的一幕。

妻子的预产期那天我们离婚

  让她意外的是,苏启泉的态度比她想像的温和。在铺着厚厚地毯的宾馆房间,他紧紧地拥抱着她,用手有节奏地拍打着她的背。

  但在她想更进一步的时候,他忽然冷却了,他说:“累了,睡吧。”然后他望着她,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,但终于欲言又止,抱了床毯子躺在了地板上。

  这样戏剧性的变化像一盆冰水浇熄了丁晓的亢奋,她想,我怎么总是自作多情呢。如果一个男人看着一个女人连欲望也没有,那他们之间还会有爱吗?

  两个月后,丁晓接到了苏启泉的电话,苏启泉说:“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谈。”